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專家庫

王昆欣:保護良渚文化遺址 傳播中華文明瑰寶

時間:2019-07-10 來源:中國旅遊報 作者:王昆欣

隻有全社會關注、支持、保護良渚世界遺産,才能讓良渚文化成為展示人類古代文明的“中國樣闆”,成為向世界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美麗名片”

近日,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庫舉行的世界遺産大會通過決議,将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産名錄》。良渚文化作為中華民族的文化瑰寶和全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産,成為我國向世界展示中華文明和文化自信的又一重要窗口。

之于文化自信——中國五千年文明獲得國際認可。世界遺産委員會認為,良渚古城遺址展現了一個存在于中國新石器時代晚期,以稻作農業為經濟支撐并存在社會分化和統一信仰體系的早期區域性國家形态,印證了長江流域對中國文明起源的傑出貢獻。遺址真實地展現了新石器時代長江下遊稻作文明的發展程度,揭示了良渚古城遺址作為新石器時代區域性城市文明的全景,符合世界遺産的真實性和完整性要求。良渚古城遺址列入世界遺産名錄,标志着中華五千年文明史得到了國際學術界的廣泛認可。

之于文化傳承——中國古代先民智慧的典型例證。良渚古城遺址的發現和發掘,不僅證明了長江流域和黃河流域一樣,孕育了中華民族的誕生、成長和發展,也代表了中國人民的文化基因、文明記憶和民族精神,在講好中國故事、傳達中國精神方面,具有重要意義。這其中,良渚遺址的水利系統就充分體現了中國古代先民的智慧。

良渚古城外圍發現的水利系統是中國迄今發現最早的大型水利工程遺址,也是目前已發現的世界上最早的堤壩系統之一,距今已經有4700至5100年,比傳說中的“大禹治水”還要早1000年。可能有人會認為這不稀奇,因為從世界早期文明來看,發展水平較高的地區都有治水工程,比如古埃及文明、哈拉帕文明都有因防洪、運輸、灌溉需要而修建的水壩。但是良渚先民的智慧在這裡得到了進一步體現。與古埃及先民以石塊作為主要建築材料、哈拉帕先民用土坯磚築成河堤的做法不同,良渚人造壩的材料是遍地可取的草和淤泥,也就是“草裹泥”,相當于現在防洪常用的袋裝土。因為草裹泥本身體量小可塑性好,與外面草莖貼合緊密,所以堆壘後,彼此貼合緊密,完全不會漏水。可以說,中國人的智慧不僅在于四大發明,而是從古代起就已經有了如良渚先民般的智慧和能力。

之于文化傳播——成為世界遺産保護與開發的“中國樣闆”。良渚古城遺址,不僅是中國人民的良渚,更是世界人民的良渚。從1936年良渚遺址被發現,到2007年300萬平方米良渚古城重見天日,再到現在申遺成功,良渚帶給世人的震撼接連不斷。随着良渚古城遺址考古發掘不斷深入,相信會取得更多成果,讓當今世人對當時中國社會的情況有更多的了解,對中華文明古國的文化有更深入的理解。而良渚申遺成功之後,面臨的最主要問題就是保護與開發利用的問題。

據報道,從7月7日開始,良渚古城遺址公園有限開園,首批遊客近距離領略了古城遺址。目前,遺址公園需預約參觀,同時出于有效保護遺址的需要,每日限流3000人。自公園開放預約以來,已有上萬人參與預約。

目前良渚古城的主要價值體現在文化價值方面,随着申遺成功,其在國内外的曝光度會大幅提升,在學界、旅遊業界的影響力、知名度也會有得到顯著增強,與之相對應的是經濟價值會越來越凸顯。按照旅遊地生命周期理論,随着時間推移,旅遊地會經曆探索、起步、發展、穩固、停滞、複興(或衰落)等階段。伴随良渚古城申遺成功,預計因其産生的旅遊需求會進入快速發展階段,直接表現為遊客數量增長,以及餐飲、住宿、旅行社等旅遊企業快速進駐,容易對當地交通、治安甚至遺産管理、保護帶來較大影響,對遺産完整性形成潛在威脅。

保護不等于不利用開發,有效利用和開發可以促進古城遺址保護,它們應該是相輔相成的。保護開發利用好良渚遺址,重點應該做好三件事:一要嚴格按照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世界遺産公約》規定,做好遺址保護和開發規劃,确保保存其原有面貌,保存其原來的曆史,保存其原來的文明講述方式;二要處理好文旅融合與遺産保護的關系,讓政府這隻“看得見的手”和市場這隻“看不見的手”攜手共赢,推動社會資源優化配置,實現遺産保護與經濟社會和諧發展;三要建立遺産保護的補助機制,将一定的經濟收入反哺于遺産保護和當地民生工作,讓更多的人關注遺産保護和開發利用。隻有全社會關注、支持、保護良渚世界遺産,才能讓良渚文化成為展示人類古代文明的“中國樣闆”,成為向世界弘揚中國優秀傳統文化的“美麗名片”。





責任編輯:徐曉

相關推薦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http://m.juhua672663.cn|http://wap.juhua672663.cn|http://www.juhua672663.cn||http://juhua672663.cn